全時財經

首頁 > 保險 > 正文

工傷保險待遇與其他權利競合如何處理

在因第三人侵權造成的工傷案件中,工傷保險待遇與第三人應支付的民事賠償之間的權利競合十分常見。今年,在筆者處理的一起工傷保險待遇案件中,還出現用人單位以參加商業保險為由而提出減免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抗辯。這也是一種權利競合。在用人單位未參保的情形下,上述類型案件中的權利競合爭議極大地影響著勞動者最終能獲得的保障。在此,筆者將工傷保險各項待遇與上述情形中可能競合的民事權利進行對比,提出自己的處理方法,以供參考。

第一,第三人侵權賠償中的醫療費(康復費、后續治療費)、交通費、住宿費,與工傷保險待遇中的工傷醫療費用、外出就醫的交通費及住宿費用,性質與內容同一,實質上就是同一筆費用。如果重復支付,勞動者得到的利益就遠超過其本身應得的利益,也就違背了損益相抵的原則。因此,對于該類權利競合情形,涉及用人單位支付的費用應當予以扣減或者免除。

這是因為,《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表明,用人單位參加工傷保險不僅在于保障職工權益,而且在于分散用人單位本身的工傷風險。更何況,尤其是在第三人侵權造成的工傷案件中,如果用人單位重復承擔因第三人過錯的責任,不僅有違公平原則,而且也有違《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目的。而且,根據《社會保險法》第42條的規定,對于因第三人造成的工傷而發生的醫療費,第三人才是責任的最終承擔者;根據《社會保險法》第41條、《工傷保險條例》第62條第2款的規定,用人單位承擔工傷保險的責任也不應超過法定的限度。

第二,第三人侵權賠償的誤工費、護理費、殘疾輔助器具費,與工傷保險待遇中的治療工傷期間的工資福利、評殘后的護理費、輔助器具費,雖然名稱相同或者相類,性質與內容也相同,但是,這些項目費用在民事侵權賠償與工傷保險待遇支付中的標準與計算方式不盡相同,只擇其一的話,可能會導致不同的數額。工傷保險案件處理的首要原則是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優先得到保障,其次才是損益相抵的原則。因此,如果兩類案由確定的費用數額不同,在計算標準上應采用就高不就低的原則。也就是說,如果用人單位有證據證明勞動者已向第三人主張并實現了上述幾項民事賠償權利,工傷保險待遇只需補足費用不足部分即可。

第三,第三人侵權賠償中的住院伙食補助費、殘疾賠償金、喪葬費、被扶養人生活費(死亡賠償)、死亡補償費,與工傷保險待遇中的住院伙食補助費、傷殘津貼、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就業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遺屬待遇發生請求權聚合。

這些名稱相同或者相類似的費用,不僅是對傷亡勞動者及其家屬損害的補償或者撫慰,而且除住院伙食補助費、喪葬費外,其他費用均具有不確定性;無論補償數額多少,均不能準確地反映未來的實際情形,更做不到完全填補損害。這是因為,一方面,人身損害、精神撫慰本身就缺乏客觀的評價標準,均是按照主觀的價值標準予以估算;另一方面,包括就業收入損失在內的補償均是尚未發生、處于持續變化的不確定的事項,可能存在與規定標準不符的情形。另外,住院伙食補助費、喪葬費均是按照法定標準予以支付,并不針對實際發生的費用,支付的費用甚至可能遠低于實際發生的費用。從填補損害的角度來說,勞動者及其近親屬的權益需要優先得到保障。因此,即使從第三人處獲得賠償,相應的工傷保險待遇也不應當扣減或者免除。

第四,還有一些第三人侵權賠償中的其他費用,與工傷保險待遇中的項目名稱、性質、內容均不同,而且并未納入工傷保險待遇的范圍。因此,在處理案件過程中,不需要考慮這些費用涉及的權利競合的問題。

在此,可以參照前述方式,對未參加社保的用人單位參加商業保險情形下的工傷保險待遇案件中的權利競合進行處理,但需要有所區別。這主要是指出現與上述第二種、第三種類似的情形時,還應平衡公共利益、用人單位的利益與勞動者及其近親屬的利益。其中,勞動者及其近親屬的利益應當優先保障,但不能超過必要的限度;用人單位通過商業保險降低自身承擔責任的風險無可厚非,但只能減免法律規定原本應由用人單位支付的費用;對于涉及原本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的費用不應當支持扣減或者免除,否則,將產生用人單位可以不履行繳費法定義務的不良導向,甚至從根本上動搖基金的存續基礎。(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吳閩軍)

本站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有;如有轉載或引用文章/圖片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處理!

欧冠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