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時財經

首頁 > 產經 > 正文

瑞幸財務造假:或面臨800億元索賠,這些資本踩雷

股價暴跌75%!一文讀懂瑞幸財務造假:或面臨800億索賠,這些資本踩雷

騰訊財經4月3日訊,在瑞幸咖啡(NASDAQ:LK)周四發布公告,承認在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間存在偽造交易行為,涉及銷售額大約22億元人民幣之后,截至收盤,瑞幸咖啡股價暴跌75.57%,報6.40美元,市值蒸發超65億美元,盤中共8次觸發熔斷。

瑞幸自爆COO等偽造22億元交易

瑞幸咖啡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文件顯示,從2019年第二季度開始,公司首席運營官兼董事劉劍以及向他報告的幾名員工從事了不當行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

4月2日,瑞幸咖啡宣布,公司董事會已成立特別委員會,負責對2019年財年財報審計期間的問題展開調查。

根據最新公告,特別委員會由董事會的三名獨立董事 Sean Shao, Tianruo Pu ,Wai Yuen Chong組成,Sean Shao擔任主席。特別委員會已聘用與該調查相關的獨立顧問團隊,包括獨立法律顧問和法務會計師。特別委員會已聘用Kirkland & Ellis律師事務所擔任獨立外部法律顧問。Kirkland & Ellis由FTI Consulting作為獨立法務會計專業顧問提供協助。該內部調查尚處于初步階段。

特別委員會今日向董事會提供信息表明:

自2019年二季度起,公司的COO、董事劉劍,以及下屬幾名向其匯報的員工,參與進行了某些違規行為,包括偽造某些虛假交易。特別委員會建議采取糾正措施,包括對劉劍和部分相關員工停職,以及終止與虛假交易相關的合同和往來。董事會接受建議并已經落實了特別委員會提出的針對目前所發現的所涉虛假交易的相關當事人和當事方的措施。公司未來將根據調查結果對相關當事人員采取相應措施,包括追究法律責任。

此次涉事的瑞幸首席運營官(COO)劉劍為何人?

劉劍此前也是神州租車團隊的成員。

資料顯示,劉劍于2005年獲得中央財經大學勞動與社會保障專業學士學位。2008年至2015年,先后擔任神州租車車輛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負責人;2015年至2018年擔任神州優車收益管理負責人;2018年5月起擔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起任董事。

根據公告,該內部調查的初步調查發現,和這些虛增交易相關的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的總銷售額約為22億人民幣,與這些虛增交易相關的成本和費用也被大量虛增。以上數字尚未被特別委員會、外部顧問或公司獨立審計師獨立核實。公司仍在評估這些違規行為對公司財務報表的整體影響。所以,投資者不應該依賴于公司此前公布的截止到2019年9月30日的前九個月、2019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的財務報表和業績公告,包括公司此前發布的對2019年第四季度產品凈收入的指引,以及公司發布的其他和公司財報相關的溝通文件。該調查尚在進行之中,公司將繼續評估此前發布的財務數據和潛在的調整。

瑞幸將根據內部調查的進展及時提供進一步信息,并堅決采取有效措施提升公司的內控水平。

內部發文稱相關人員已停職并被接任

隨后,瑞幸就涉嫌造假一事在內部發文稱,公司對此次事件發生表示震驚,目前相關當事人已停職且其負責工作已安排其他管理者接任,并將盡力減少此次事件的負面影響。公司呼吁員工不忘初心,“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愉悅資本回應瑞幸咖啡涉嫌造假:以SEC官方披露的信息為準

針對瑞幸咖啡偽造交易一事,愉悅資本方面表示,“瑞幸是一家公眾公司,請大家以SEC官方披露的信息為準”。據悉,愉悅資本作為瑞幸咖啡A、B輪的投資方,共計投資金額為1.2億美金,截止目前,愉悅資本及其關聯方并未出售任何股票。

瑞幸或還將面臨證券欺詐集體訴訟

美國多家律師事務所發布聲明,提醒投資者,有關瑞幸咖啡證券欺詐的集體訴訟即將到最后提交期限,投資者可在2020年4月13日前向法院申請成為首席原告。包括Block & Leviton LLP、Thornton Law Firm LLP、Labaton Sucharow在內的多家美國律師事務所也在發布公告,稱愿意代表瑞幸咖啡股東對該公司就證券欺詐提起集體訴訟。

Thornton Law Firm LLP在訴訟中表示,該公司愿意代表2016年4月1日至2020年4月1日期間買入瑞幸咖啡股票或其他證券的投資人,對這家公司提起集體訴訟。

今年1月31日,做空機構渾水公司(Muddy Waters)發表了一份匿名報告,指出瑞幸咖啡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編造了某些財務業績指標。渾水的報告聲稱引用了“確鑿的證據”,其中包括數千小時的門店視頻、數千份客戶收據以及對公司移動應用指標的嚴格監控。據稱該報告顯示,自2010年第3季度以來,瑞幸咖啡夸大了其每門店每日的銷售額、每件商品的凈售價、廣告費用以及“其他產品”的收入貢獻。

在渾水發布做空報告之后,已有包括Rosen Law Firm、Pomerantz Law Firm、Bragar Eagel & Squire、Bronstein Gewirtz & Grossman、the Law Offices of Vincent Wong、the Gross Law Firm和the Klein Law Firm等多家律所準備代表瑞幸咖啡股東提起集體訴訟。

或將面臨近800億元索賠

“我認為瑞幸咖啡有可能在上市前就已經存在造假行為。隨著調查的進一步深入,瑞幸未來在美國面臨的法律賠償責任將會非常巨大,甚至可能導致公司在美國退市。”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陳欣表示,餐飲行業本身就非常難核實現金流,這也是為什么在A股少有餐飲行業上市的原因。

陳欣同時表示,2011年左右中概股曾爆發了一次信任危機,導致赴美上市公司數量大幅度減少,而這一次瑞幸咖啡造假也可能會造成類似的影響,同時此次事件對中概股估值也會產生較大打擊。

據了解,2011年可謂中國概念股從天堂到地獄的一年。經歷過2010年的上市潮,2011年,中概股先是在前6個月中頻頻出現會計問題,被指“財務造假”爆發誠信危機而被華爾街拋棄,后又出現上市受阻或勉強上市即破發的各種困局。下半年,更是大批中概股遭到做空機構公開質疑,股價狂跌不止,更有多家中概股停牌或面臨退市危機。

上海漢聯律師所合伙人宋一欣則表示,在美國,發起集團訴訟過程是,發現造假后,律師開始征集,然后起訴,讓法院選擇第一原告,這一原告代表所有受害者(除非自己表示不參加),受害者只需合乎法院設定條件及時段即可。

至于具體索賠額,宋一欣表示,美國法律對類似案件的索賠額一般這樣計算,即設定一個時段,當中的最高價,以及事發后最低價,得出價差,再乘以股份數量,即使這家公司可能面臨的投資者索賠額。

若以2020年以來至今作為時間段計算,期間LK瑞幸咖啡2020年1月7日曾觸及年內最高價51.38美元/股,事發后最低價為2020年4月2日晚觸及的4.9美元/股,而公司最新總股本為2.4億,由此可粗略計算出一旦面臨集體訴訟,LK瑞幸咖啡將面臨總計約112億美元(折合人民幣754億元,(最高價-最低價)*總股本)。

宋一欣還表示,美國證監會對上市公司發行、財務造假行為也會有處罰,而相關中介機構也將承擔連帶責任,比如上市保薦機構、律所等。

然而在此之前,包括安信證券、國盛證券、中泰證券、天風證券在內的多位分析師,仍在為瑞幸搖旗吶喊。不知道那些曾經給予瑞幸咖啡買入評級的分析師,此刻作何感想?

這些資本"踩雷"

根據機構提交的數據,截至2019年底,瑞幸咖啡受到機構投資者的青睞,去年第四季度,機構增持達到2.89億股,新進機構持有股份1.45億股。截至2019年年底,共有158家機構投資者持有瑞幸咖啡股票,持股總數達4.6億股,股比達23.93%。而在2019年3季度末,僅有94家機構投資者持有瑞幸咖啡股票,持股總數也僅為3億股。這意味著,僅2019年四季度,就有64家機構新進入場,如今被埋在了坑底。

截止去年底,瑞幸咖啡持倉最大的前十大機構股東是資本研究全球投資者(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持有6032萬股,其次是孤松資本、Alkeon資本公司、美國銀行、Melvin資本管理公司、瑞銀、Darsana資本、瑞信、Janus Henderson和Sylebra資本。

此外,瑞幸咖啡創辦于2017年6月,據不完全統計,自成立以來,瑞幸咖啡已經歷了至少10輪以上融資,合計融資近10億美元。

曾遭渾水做空

1月31日,渾水研究公布了一份89頁的關于瑞幸咖啡的匿名沽空報告,稱他們正在做空瑞幸,因為后者是個“騙局”,是一家“基本面破產的公司”。渾水表示,他們認為這份報告是可信的。

報告認為,瑞幸咖啡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捏造財務和運營數據,夸大門店的每日訂單量、每筆訂單包含的商品數、每件商品的凈售價,從而營造出單店盈利的假象。又通過夸大廣告支出,虛報除咖啡外其他商品的占比來掩蓋單店虧損的事實。

受此消息,瑞幸咖啡當日股價應聲下跌,盤中跌幅超過20%,最終收盤縮窄至近11%。

2月3日,瑞幸公開對于1月31日做空機構渾水公司公開的匿名報告做出回應,稱該報告包含誤導性和虛假指控。瑞幸咖啡還認為,這一報告惡意攻擊了其管理團隊、股東和業務合作伙伴,對公司業務模式和運營環境存在根本誤解。

如今泡沫破裂,裸泳的瑞幸咖啡終于暴露在了大眾視野中。

其實,瑞幸咖啡的“燒錢”模式在業內始終爭議頗多。2019年8月,基石資本董事長張維曾一針見血地點出,瑞幸咖啡本質上是一個傳統的咖啡/飲料企業,能否成功的關鍵在于其運營咖啡店的傳統能力,期待瑞幸咖啡早日證明自己運營能力,屆時才能判斷它的真正價值。

“無論瑞幸咖啡的模式最后能否成功,都不適合采用燒錢的方式去擴張,精細化運作的效果會更好。”東興證券計算機行業分析師此前也提到,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并不存在突破某個臨界點,就可以戰勝競爭對手,建立長期的護城河,因此其燒錢帶來的長期價值并不大。

業內人士點評

知名投行人士王驥躍:要關注瑞幸對中概股信用帶來的連帶風險

在否認渾水報告后沒多久,瑞幸就自爆財務造假,成為今日資本市場熱點話題。在無數人的質疑中,瑞幸18個月上市成功造就了資本神話,現在看來只是個美麗的泡泡。 要提請注意的并不在于瑞幸是如何能夠造假上市的,而是暴露出造假上市后會怎樣處置?訴訟、罰款、賠償以及對相關責任人和中介的追責,才是更值得關注的點。造假上市防不勝防,總會有人在利益誘惑面前挺而走險,只有嚴厲的追究責任以及對投資者的保護才能維護資本市場運行秩序。 瑞幸爆雷后的盤中交易也值得關注,在T+0和無漲跌幅的交易機制下,盡顯交易魅力。值得滬深交易所和證監會領導們認真學習。 最后,要關注瑞幸對中概股信用帶來的連帶風險,這么嚴重的造假,可能會讓一些投資者對中概股整體的真實性報有疑慮。

律師孟博:要在美國受到窮追猛打外,在國內是否還會被追責

在美上市的瑞幸咖啡,除了要在美國受到窮追猛打外,在國內是否還會被追責,成為眾多投資者和網友的一個重要關注點。依照《證券法》(2019年修訂版)最新規定,在國外的證券發行和交易活動,擾亂境內市場秩序,損害境內投資者合法權益的,依照本法有關規定處理并追究法律責任。 因此,根據新證券法精神,倘若境內投資者參與了瑞幸咖啡的投資,并因其財務造假行為產生損失,瑞幸咖啡極可能要因此在國內被追究法律責任。 根據瑞幸咖啡發表的公告顯示,早在2019年第二季度起,瑞幸就有違規行為,包括偽造虛假交易。然而,有報道公布,2020年1月10日,Luckin Coffee Inc.(“瑞幸咖啡”,NASDAQ: LK)成功完成美股可轉債及股票同步發行,其中,可轉債發行規模4.0億美元(綠鞋后4.6億美元,假設全額行使),票面利率0.75%,初始轉股溢價率30%,期限為5年期附第3年末投資者回售權,發行價格100%。 由此可見,瑞幸咖啡曾在上述造假會計周期后進行過相應的證券發行,而這一行為若被認定為欺詐發行,將面臨新《證券法》比以往更為嚴厲的處罰。 此外,按照《證券法》第219條規定,違反本法規定,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是說,相關責任人、涉案企業,除可能面臨投資者主張的民事賠償責任和行政機關作出的行政處罰外,情節嚴重的話,還需要承擔相應刑事責任。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張奧平:幾乎等于自廢武功

美國資本市場運行的制度是注冊制,而注冊制的核心靈魂,就是強化的信息披露,所以對于上市公司而言,企業信息披露的真實性和完整性,也被視作對一個對企業價值的核心判斷。 當一個企業在信息披露上出現諸如財務造假等惡劣問題后,幾乎等于自廢武功,企業價值也將因此出現大幅度下跌。美國資本市場的SEC對于造假行為有完善的民事賠償機制與上市公司退市制度,這會讓任何在資本市場出現重大“違法、違規”行為的企業徹底喪失一切資本價值。

本文綜合:e公司、券商中國、財聯社等

本文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出處:全時財經 - http://www.267948.buzz/chanjing/20200408/699209.html

欧冠2019